母亲为儿买救命药被认定贩毒 情与法如何调和?

社会万象2021-11-26 07:18
穿越到手机

微信扫一扫 分享更精彩

举报与纠错 打印本文

  近日,河南一位罕见病患儿的母亲因从海外代购药品涉毒一事引起广泛关注,很多网友评论称“这不是现实版的《我不是药神》吗?”也有人不禁想问:在情与法的碰撞下,这件事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

  >>事件脉络

  代购药品涉毒

  救命药面临断供

  ●绝望

  从龙龙(化名)出生第9天开始,就有人告诉35岁的女子李静姝(化名),她的孩子活不长。龙龙被确诊一种罕见病--婴儿癫痫伴游走性局灶性发作(EI-MFS),属于药物难治性癫痫。李静姝带着龙龙辗转数个城市求医,却找不到病因。

  ●希望

  去年4月,有医生建议她寻找一种名叫“氯巴占”的药物:该药物在海外被广泛获批上市、用于癫痫治疗,然而根据我国《精神药品品种目录(2013年版)》,氯巴占属于第二类精神药品,受到严格管控。它虽然被医生写进病历,却尚未获批上市,也未获进口许可。只能依靠海外代购。

  ●代购

  靠着病友之间的口口相传,李静姝认识了一位微信名叫“铁马冰河”的代购,陆续从他那里买到国外的氯巴占,龙龙的癫痫发作得到了肉眼可见的控制。

  ●涉毒

  今年6月,李静姝收到“铁马冰河”的私信,因为担心来自意大利的氯巴占包裹被海关扣留,拜托她接收一下。意外的是,“收包裹”的举动却把她卷入了一场涉嫌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的诉讼中。

  ●取保

  取保候审两个多月后,她收到了中牟县人民检察院“不起诉理由说明书”。检方认为李静姝已经构成走私、运输、贩卖毒品罪,但鉴于“为子女治病诱发犯罪”,系“初犯”“从犯”“未获利”等原因,综合考量其犯罪情节轻微,最终做出了“定罪不起诉”的决定。

  ●清白

  李静姝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对贩毒罪名难以接受她决定申诉,她认为自己只是一名为了给孩子治病的母亲。

  11月24日,记者联系到与李静姝同案的另外3名患儿妈妈,她们均被中牟县检察院不予起诉。与李静姝不同的是,这3名患儿母亲,均“自愿签署认罪认罚局结书”。

  ●药荒

  “我只是为孩子购买了救命的药”。在李静姝看来,虽然氯巴占不能完全治愈龙龙的病,却在与死神无数次的赛跑中,为她和孩子赢得了时间。“贩毒案”事发后,代购“铁马冰河”被提起公诉,李静姝和许多病友再次陷入无药可医的境地,剩下的氯巴占被她“掰开揉碎”了去用,只够龙龙服用两周了。

  >>深度观察

  违法代购海外药能否救命优先?

  氯巴占虽然在一些国家已获批,但是它仍在我国管制第二类精神药品的名单中,而且在我国并没有合法地位,按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印发〈100种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制品种依赖性折算表〉的通知》,1克氯巴占相当于0.1毫克海洛因,也就是说,像这样违规从海外代收这种精神药品,符合刑法中“走私贩毒”的犯罪构成要件。

  一个一心只想救孩子的母亲,撞到法律的高墙之上,这真是一个让人纠结的问题--一边是国法对毒品的零容忍,一边却是患儿母亲让孩子“活下去”“药不要停”的最单纯的想法。

  现代法治社会形成了复杂的社会管理机制,行为的目的是善良的,但很可能因为触犯专行的行业制度,从而触发刑事责任。特别是精神药品管制又横跨医学、卫生管理和刑法三个领域,逻辑演绎丝丝入扣的“三段论”,放到了具体个案当中就引发了法理和情理的冲突。

  严肃的法律恐怕也很难直面母亲那句“可我不想让龙龙被淘汰啊”的叹息,我们也看到警方办案的暖色,并没有扣押“走私毒品”的物证--氯巴占,还是给孩子留下了药。

  这一幕法与情的纠葛似曾相识,2018年大热的电影《我不是药神》,将确有临床疗效的“进口假药”的伦理问题呈现在公众面前,也促进了医药、司法政策的改变。“两高”在司法解释中明确,销售少量未经批准进口的国外、境外药品,没有造成他人伤害后果或者延误诊治,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此外,司法政策也有不把所有涉精神药品都归为涉毒犯罪的指引。

  法律是严肃的,法律也应该是精准的,以及带有温度的,像李静姝以及EIMFS的病友,哪怕本身代购、销售、运输了违法的精神类药品,仅从形式要件上看,满足了涉毒犯罪的构成要件,但应该从当事人的客观用药需求、涉案药量、有没有高价转卖牟利,以及是否造成精神药品被作为毒品滥用等方面做出全面分析定性。

  在李静姝的罪与罚之外,还需要对于EIMFS患儿医疗、氯巴占的制造、销售做出制度安排,在目前的严厉打击情况下,孩子断了药应该怎么办?是继续让家长们游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还是有合法化的解决方案?公安机关、海关、医药管理部门以及卫生部门,还有药厂代表,能不能坐下来,拿出一揽子解决方案:氯巴占“走私”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国内短时期内有合法化、本地化生产的可行性吗?对确是用于治疗的海外代购,能不能给予进口证明,并且严格监管流向?

  对毒品零容忍,也要对精神药品的非毒品用途做到“法内开恩”、实事求是,这是法律应有的精准和温度。

  >>对话“贩毒母亲”

  “我要申诉,我怕罪名会影响到给孩子购药”

  记者:孩子现在怎么样?在与这个病做抗争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事情会让你很痛苦?

  李静姝:龙龙现在1岁10个月,个子很大,1米出头,体重40多斤。我们带出去,所有人都以为他3岁多,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上周二龙龙癫痫发作送了急救,医生又提到,孩子除了会长个子,别的都不会,常年躺着没有运动能力,可能一个感染就走了,医生问我“你让他受这么多苦干嘛?”

  我当时就反思,是不是我太自私,非得让他陪在我身边?但转念又想,连没有思想的蝼蚁都那么努力地活着,我们的孩子不能连个蚂蚁都不如。他会吃东西,而且那么努力地吃东西,是他也想活着。我不期待奇迹,只想着,他来人间一遭,让他感受到我们爱他。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用氯巴占的?效果怎么样?

  李静姝:2020年4月左右,省妇幼的医生让我们试一试氯巴占,当时我们没抱太大希望,谁知道还真有用。

  龙龙出生3个月时开始用氯巴占,吃上这个药后,虽然发作次数依然很多,但是癫痫程度一看就不危急。

  我对氯巴占这么执着,因为只有它有肉眼可见的效果。

  医生当时明确说这个药国内买不到,让自己想办法去打听。候诊的时候我加了一些病友群,后来认识了“铁马冰河”,有了稳定的购药渠道。但那时候也没有什么风险意识,觉得不就是买个药嘛。

  记者:你怎么看待“涉嫌贩毒”这件事?

  李静姝:以前也不懂这方面的知识,出来后我就疯狂地看一些案例和法律文件。

  在裁判文书网上,我搜索了一些类似判例,2017年,有一个代购管制药的广州人被判了“销售假药”;沈阳一个代购“氯巴占”的人,被判处非法经营罪。类似的情况已经有判例了,我想,不能一到河南就不是同一部刑法了吧。对我而言,只要与毒品无关我都能接受。

  我很在意罪名,不想把自己给小孩看病跟贩毒联系在一起,另一方面,我怕这个罪名会影响到给孩子购药。

  检方认为这件事涉嫌运输毒品罪,走私毒品。但我觉得,这只是用来给孩子治病的药品。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氯巴占没有被引进国内,但还是希望,能有合法的途径去购买药物,否则孩子就没有活路了。

  记者:你怨恨“铁马冰河”让你卷入这件事吗?

  李静姝:有人说我们被代购坑惨了,但到现在为止我也不怨“铁马冰河”,他家也有癫痫宝宝。

  我相信,他要我地址时,没有想到后续的事情。不是故意把我们卷进这个事里,他肯定比任何一个人都不想。

  “铁马冰河”在病友间的评价非常高。第一他价格比较稳定,第二他货源稳定。我不喜欢网友们说他是个“药品贩子”,对于我们来说,他做代购,让我们买到了救命的药。而且说句实在话,氯巴占这种药的利润绝对不值得他们把自己的自由赌上去。

  记者:现在最担心的是什么?你有没有想过再要一个孩子?

  李静姝:我最担心买不到药。最近,我已经给宝宝减了药量,剩下的还够吃两周。我不知道,没有氯巴占的维持孩子可以撑多久。

  我对二胎不执着,能照顾好龙龙就好。对我的家庭来说,再生第二个孩子真的是赌博。据我了解,像我们这样找不出病因的,有二胎出生的宝宝像老大一样,也是“癫痫宝宝”。

  至今我还记得怀龙龙时的喜悦,看宝宝的四维照片时,就知道他是个大长腿的宝宝,我曾想,有个这么漂亮、可爱的宝宝愿意来我们家,我们要努力了。

  现在龙龙虽然患病,但日子还得往下走。上周五,我真的产生了自杀的念头。但被丈夫及时发现并告诉我说,只要我不伤害自己,没有人能伤害我。

  记者:目前案件进展如何?

  李静姝:检方的决定是“定罪不起诉”。11月23日下午4点左右,检察院通过视频宣读了不起诉书,宣读完生效。定罪是“走私、贩卖、运输毒品”。

  我们当地的检方已经查明那些药品都是流向癫痫患儿的,它就是个药品。我没有任何牟利,只是转了一个包裹,买药也是为了孩子医疗为目的。

  虽然“不起诉”的结果还好,但我心情很复杂,有点呆。代购“铁马冰河”被提起公诉了。

  记者:对于检方的处理结果,你有什么打算?

  李静姝:这个罪名有可能会跟着我一辈子。我以为法院可能会判得更清晰,可能不会以“毒品罪”往下走。如果是“非法经营罪”,哪怕起诉了,我都能接受。我更担心的是,以贩毒定罪,会影响群里的其他人购药。这个群体需要的药还有很多是管制药,除了氯巴占,治疗婴儿早期难治性癫痫的药很多都需要从国外代购,将来可能也会被判为毒品;另外病友们也并不太清楚专卖药品也有风险。

  所以,我现在打算申诉。 

       本组稿件综合 澎湃新闻、光明网、北青深一度等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
[责任编辑:夕竹紫天]

论坛爆料:平昌在线论坛 在线投稿:爆料台 邮箱投稿: news#20827.cn (请把#换成@)

读完这篇文章后写点感想吧 你还可以 收藏 留以后再看

关于平昌在线网 | 本网动态 | 联系方式 | 投稿荐稿 | 免责声明 | 广告投放 | 微信平台 | 意见反馈 | 删帖须知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手机站
Copyright © 2007-2019 20827.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蜀ICP备2000476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