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罐小小的婴幼儿奶粉,为何成了拜登的大难题?|新京报专栏

国内评论2022-05-19 21:22
穿越到手机

微信扫一扫 分享更精彩

举报与纠错 打印本文

美国奶粉危机已经成为共和党政治攻击民主党的机会。


▲在美国党派政治背景下,奶粉危机已经成为了拜登政府迫在眉睫的一道政治必答题。图/新华社
当地时间5月18日,美国总统拜登宣布启动《国防生产法》,加速婴儿配方奶粉的生产,并批准使用国防部包机从海外运货,以解决全美婴儿配方奶粉短缺问题。
《国防生产法》是美国法律体系中的一项重要法律,其源于上世纪的朝鲜战争,授权美国总统可以国家安全和其他理由,征用国民或企业财产,强迫工业根据政府指令扩大基本资源的生产和供应,以及实行工资和价格控制等。
历史上,该法律曾被援引50多次,除了应对战争需要,同样也被用来解决一些紧急危机。例如,2020年特朗普总统就曾援引该法以保证美国国内基本物资生产与流通。此次,拜登援引《国防生产法》来解决美国国内婴儿奶粉危机,说明该问题已经非常严峻。
而包括前总统特朗普在内的共和党人,已经就此问题连续下场公开指责拜登政府以及民主党,竭力将此次奶粉危机政治化,开始了人们所熟悉的美国党争戏码。这也是拜登高度重视奶粉问题,不惜为之动用《国防生产法》的重要原因。
当地时间2022年5月16日,在美国马里兰州安纳波利斯,一名女子在超市选购婴儿奶粉,货架空空荡荡,货架上贴有部分商品停产通知。图/新华社
奶粉危机已成美国党争的新话题
实际上,早在去年,美国婴儿配方奶粉问题已初露端倪,民众微词颇多。
对于拜登政府来说,“重建美好未来”,解决美国家庭最基本的需求,是其履行竞选承诺中的核心内容之一。如果连婴幼儿奶粉供应都无法解决,拜登的政治声誉必将遭遇巨大打击,甚至拖累今年底的中期选举。
为此,当地时间5月9日,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表示,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正在采取相关步骤,“夜以继日”地应对婴儿奶粉短缺危机。在5月12日的白宫记者会上,她甚至一连回答了10个左右的奶粉相关问题。
随后,5月17日,美国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官员罗莎·德劳罗对外公布了价值2800万美元的紧急支出提案,帮助FDA采取行动以恢复美国婴儿配方奶粉的供应。
拜登也要求卫生及公共福利部和农业部等各机构与五角大楼合作,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找到符合美国标准的海外配方奶粉,以便让国防部的包机可以迅速向美国运货。
与此同时,拜登还公开声明表示,“(解决奶粉危机是)我的头等优先事项之一”,“我已指示我的团队尽一切可能来确保有足够的安全婴儿配方奶粉而且能够迅速抵达各个家庭”。
但是,美国设定的严格标准,仍将令外国奶粉进入美国市场面临多重障碍,目前愈演愈烈的奶粉危机,也将不可避免地蔓延到包括美国党派政治在内的诸多领域。
最初,美国部分超市还想通过限购措施来应对奶粉荒,但限购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超市货架上刚刚补货的奶粉仍被瞬间一扫而空。而随着缺货率在多州屡创新高,奶粉价格也开始飙升。
美国“数据汇集”公司对1.1万余家零售商婴儿配方奶粉库存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有6个州奶粉缺货率超过50%,婴儿配方奶粉价格与去年同期相比平均已上涨了18%。《纽约时报》称,在一些电商平台上,每罐奶粉的价格涨到了正常价格的两三倍之多。
阿肯色州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近日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说,配方奶粉短缺已经构成了美国全国性危机。前总统特朗普也不失时机地公开指责民主党在美国遭遇“奶粉危机”之时,仍极力推动国会通过对乌克兰的援助法案,是“国家耻辱”。
一些共和党议员还将这场危机与移民问题、拜登政府执政能力挂钩:“乔·拜登根本没有任何计划。事实上,当乔·拜登领导的白宫被问及这次奶粉短缺时,他们一笑置之。太不像话了。”
显然,奶粉危机已经成为了共和党政治攻击民主党对手的机会。
当地时间2022年5月11日,因婴儿奶粉缺货,美国丹佛一家商店在货架上贴出“每人限购4罐”的标识。图/新华社
被保护的美国奶粉市场缺乏韧性
事实上,全球视野来看,配方奶粉的原料供应和生产与以往年份并没有多大出入,也没有发生突发性的减产、需求激增等问题,乳制品并不紧缺。
就在此前不久,由西太平洋银行资深农业经济学家提交的一份报告显示,全球乳制品价格指数有明显下跌,“在过去的五次拍卖中,总体价格下降了15.9%”。这种疲软的市场现状,无疑表明全球乳制品供应充足。
那么,在此背景下,号称世界最发达国家的美国却为何出现了奶粉荒,甚至引发了奶粉危机呢?究其根源,主要还在于美国自身的问题。
首先是由于疫情等诸多原因,美国国内供应链长期受阻,至今仍未根本改善。这也直接制约美国国内生产配方婴儿奶粉的原料供应,导致奶粉产能不足。
而受产业布局影响,美国劳动力市场中,历来参与乳制品行业的人手就不多,加上当前全球人口流动不畅以及美国对移民政策的收紧,劳动力紧缺给包括配方婴儿奶粉在内的美国乳制品行业造成了严重影响。
与此同时,美国婴儿奶粉市场高度集中,一直是由美国国内生产,又被几家巨头公司垄断。2月17日,美国配方奶粉巨头雅培营养公司,因两名婴儿死亡,“主动召回”了其芝加哥工厂生产的全部婴儿奶粉。
这也使得奶粉市场供应急剧减少,成为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触发了美国奶粉业的行业危机。而正如白宫经济顾问布莱恩·迪斯所说,这个问题“不会在一天或者一周内得到解决”。
通过美国奶粉危机能够发现,全球产业链问题对于任何一个国家来说都是重要问题,美国也不能例外。
而在价值链分工中,各行业、各环节有获益多寡之别。一些低端产业、初级产品附加值可能并不是太多,远不如投资一些高端产品、高科技企业获益大。但是,在事关国计民生的行业中,计算方式就不能以此简单衡量,而应从产业链安全高度,确保各环节的供需平衡。
类似美国此次奶粉危机,既是民生问题,也是安全问题。如何解决关键物资的安全问题,市场上主要存在两种方式。
一种是高度自力更生,并通过关税或非关税壁垒方式来保护国内市场;另外一种是高度市场化,通过采取供给多元化的手段来增加供给的弹性。两种模式各有利弊,也各自代表着一种市场观念和治理路径。
但是,至少从美国此次奶粉危机来看,美国国内高度保护的婴幼儿奶粉市场未能在危机中表现出足够的韧性。这也反面衬托出,自由贸易对当今世界的重要意义。任何一个政府都必须在保护和开放之间寻求某种平衡,小小奶粉就这样考验着一个现代国家的治理能力。
以此而言,此次奶粉危机也已经成为了拜登政府迫在眉睫的一道政治必答题。
撰稿/梁亚滨(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教授) 孔志国(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院博士生)编辑/何睿校对/吴兴发
[责任编辑:陶小闲]

论坛爆料:平昌在线论坛 在线投稿:爆料台 邮箱投稿: news#20827.cn (请把#换成@)

读完这篇文章后写点感想吧 你还可以 收藏 留以后再看

关于平昌在线网 | 本网动态 | 联系方式 | 投稿荐稿 | 免责声明 | 广告投放 | 微信平台 | 意见反馈 | 删帖须知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手机站
Copyright © 2007-2019 20827.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蜀ICP备20004761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