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众抗议换来的提前大选,能解决伊拉克的问题吗?

国内评论2021-10-14 09:57
穿越到手机

微信扫一扫 分享更精彩

举报与纠错 打印本文

这似乎不是一场选举改革就能解决的。

伊拉克结束了一场应民众呼吁的改革版大选,但结果并不是他们想要的。

 

这场原定于2022年举行的大选被提前至今年,并采用改革后的新选举法。尽管如此,大量民众仍表示失望,并抵制投票,初步统计的投票率刷新了历史最低纪录。

 

大选结束后,分析人士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伊拉克政治格局并没有太大变化。

 

伊拉克的问题,似乎并不是一场选举改革就能解决的。

 

教派分权的政治格局并未改变

 

这场选举提前的起因是2019年10月起,伊拉克民众在多地针对政府开展大规模抗议示威活动。

 

民众因政府腐败、公共服务能力低下和失业率居高不下而普遍感到愤怒,他们要求改变现有政治局面,改革选举制度。

 

伊拉克此前的选举制度是由美国主导建立的。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推翻萨达姆政权后,主导建立了一套基于配额制的政治体系,将重要政府职位按一定比例分配给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人和其他少数民族。

 

“2003年萨达姆领导的逊尼派政府被推翻以来,什叶派一直主导伊拉克政坛,长期占据总理职位。逊尼派长期占据议会议长职位,国家总统则由库尔德人出任。这种格局一直延续至今,伊拉克自身并没有能力改变这样一种教派分权的体制。”宁夏大学中国阿拉伯国家研究院院长、知名中东问题专家李绍先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这一体制的弊端也逐渐凸显。批评者指出,这使得该国政治权力被长期把持在一些传统政党手中,容易滋生腐败。

 

民众长达数月的大规模抗议后,伊拉克原总理辞职,现任总理卡迪米上台后承诺改革选举,并提前举行大选。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10日,伊拉克国民议会选举举行,民众参加投票。图/IC photo

 

新选举法下,投票规则有所改变,参选人不再以政党名义,而是以个人名义参选,且首次允许独立候选人参选。另外,大选选区增加,从以往的18个增至83个。这些改变被认为是为了给予小政党和独立人士更多竞选机会。

 

但分析人士认为,这些改变作用不大,拥有雄厚政治背景和大量竞选资金的传统政党将继续保持强大。

 

李绍先表示,在抗议示威活动背景下推出的改革,实际上只是一种策略上的改变,并不能改变教派分权的政治格局。从目前大选初步结果来看,改革后的选举确实并未给伊拉克政治格局带来变化。

 

路透社报道指出,在上一届议会中拥有最多席位的“萨德尔联盟”仍维持第一政党地位,席位大幅增加。这一政党由什叶派宗教领袖穆克塔达·萨德尔领导,反对包括美国和伊朗在内的所有外部势力干预。

 

此前拥有第二多席位的“法塔赫联盟”则在此次大选中受挫,席位有所减少。这一政党同样反对美国干预,但与伊朗关系密切,曾在议会推动通过要求美军撤离伊拉克的决议。

 

另外,新华社报道指出,国民议会议长哈布希领导的逊尼派政治团体“进步联盟”获得的席位数排名第二,前总理马利基领导的“法治国家联盟”则排名第三。

 

政治生态难逃外部势力影响

 

伊拉克的国内政治生态一直受到外部因素的干扰,这也是此次选举改革无法带来任何实质变化的一个原因。

 

“近年来,伊拉克民众的一个很大诉求就是摆脱外部势力的影响和干预。”李绍先表示,此次“萨德尔联盟”能获得大选胜利,就是因为他们呼应了民众的这一需求,主张反对一切外部势力干预。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11日,伊拉克巴格达,什叶派宗教领袖萨德尔的支持者欢庆选举胜利。图/IC photo

 

李绍先表示,伊拉克国家治理中存在的一个突出问题是自2003年以来,伊拉克政府基本没有自主能力,受外部势力影响严重。目前,伊拉克受到的最严重干预来自美国和伊朗两股势力。

 

他认为,过去近20年内,美国、伊朗两国对伊拉克的影响出现了此消彼长的变化。

 

2003年到2011年期间,也就是美国从伊拉克大规模撤军前,伊拉克政局形势受美国的垄断性影响,其政治制度构建由美国控制;2011年到2019年期间,伊朗影响力不断上升,和美国呈“平分秋色”的状态,所以这一时期,伊拉克的政府组建、总理任命,都需要在美国和伊朗之间寻求妥协;2019年年底至今,伊朗对伊拉克影响力逐渐超过美国。

 

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不断上升,很大程度来自于打击伊拉克境内极端组织“伊斯兰国”(ISIS)时期,伊朗发挥了重要作用,在该国扶植起一批民兵组织,这些民兵组织现已成为伊拉克国内一股重要的政治和军事力量。

 

另外,伊拉克国内则有不同政治派别林立、分歧难解的问题。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发文指出,在这一情况下,伊拉克政坛只能存在一种“脆弱的政治平衡”。而这会再次带来一个“软弱的”总理,以寻求各政治派别的支持。

 

现任总理卡迪米就是一个得到其国内各派支持,同时被美国等西方国家接受的温和派人物。

 

李绍先指出,卡迪米没有任何政党背景,他在原政府倒台后被推选出来,就是各派妥协的产物。此次大选后,由于各党都没有获得垄断性多数地位,所以他的影响力仍是第一位的,有可能再次连任总理。

 

民生经济问题难解

 

让伊拉克民众愤怒的,除了僵化的政治体系,还有政府低下的公共服务和发展经济能力。这一问题也无法依靠一场选举改革就获得改善。

 

“不提供基本服务,我为什么要去投票?”一名伊拉克人在接受法新社采访时表达了对此次选举的抵制,并抱怨电力供应短缺和公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的落后。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发文指出,伊拉克现存各个政治派别虽然存在分歧,但都是现有政治体系根深蒂固的受益者,因此并不太可能开展重大改革,以真正解决腐败、经济发展不稳定等问题。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10日,伊拉克国民议会选举举行,伊拉克安全部队成员在投票站严阵以待。图/IC photo

 

另外,伊拉克的国内经济也严重依赖邻国伊朗。

 

李绍先表示,伊拉克虽然过去很富有,但经过多年战乱及遭受美国制裁后,其国内的工业基本是荒废的,主要依靠石油相关产业。而且,虽然伊拉克是石油的主要出口国之一,但对石油的加工能力很弱,因此在汽油能源上严重依赖伊朗。此外,在电力供应、农产品等各方面,伊拉克的经济都相当依赖伊朗。

 

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分析认为,此次选举后,新一届政府可能仍然无法解决引发民众大规模抗议的腐败和经济发展问题,民众的大规模抗议可能在未来再次发生。

 

大量伊拉克人渴望选举改革能带来改变,但改变可能并不那么容易到来。

 

新京报记者 向晨雨

编辑 张磊 校对 李世辉

[责任编辑:果冻宝贝]

论坛爆料:平昌在线论坛 在线投稿:爆料台 邮箱投稿: news#20827.cn (请把#换成@)

读完这篇文章后写点感想吧 你还可以 收藏 留以后再看

关于平昌在线网 | 本网动态 | 联系方式 | 投稿荐稿 | 免责声明 | 广告投放 | 微信平台 | 意见反馈 | 删帖须知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 | 手机站
Copyright © 2007-2019 20827.cn All Rights Reserved.
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蜀ICP备20004761号-2